做最好的新濠天地

那时,养鸭时光

流年似水,不轻不急地流淌,在感觉中,有时也恰似白驹过隙,一闪而过。记忆里,父亲养鸭的时光清晰地印在脑里。那段时光,母亲已经无可奈何地离开我们而去了。父亲成为我至亲至爱的人了。在平时,无事可干的父亲毅然挑起了养鸭的担子。

每当鸭贩子“买鸭”的声音铿锵有力地传出来,父亲好几次乐呵呵地对我说:“反正时间很多,买几只鸭子养养吧?既可消磨时光,又可喝到美味的农村白鸭汤,真是一举两得。”我不加阻拦地回答说:“反正你身体还硬朗,想养就养吧。”父亲与鸭贩子买鸭,选中的都是鸭贩子卖的公鸭。小鸭子一身黄色的、浓浓的和纤细的鸭毛,显得娇小可爱,惹人怜惜。勤俭的父亲左挑右看,挑选了一些较大的、健壮的和活泼的小鸭,讨价还价地折腾了一会儿,才恋恋不舍地拿出买鸭子的钱,然后把它们关进原本围好的鸭舍里。

刚刚开始,鸭子小,食量也小。只要放进一些稀粥和米糠搅拌在一起的鸭食,就已经足够了。父亲把盛鸭食的鸭槽放进去,不熟悉环境的鸭子竟然不大想吃。后来,鸭子才习惯生活的节奏,争先恐后地、不由自主地和大口大口地抢吃着,直到吃得“大腹便便”,吃得一点也不剩下才作罢。鸭子们自由自在地溜达,有的伸长脖子,张开扁扁的嘴巴,喝着经常换着的、清澈的水源,仿佛才心满意足地在一旁啄着自己的羽毛,精心打扮自己。

在老家前面,有一个池塘。在春、夏、秋季三季水源充足。过一段时间后,父亲让鸭子吃完饭后,就赶着鸭群,像一个发号施令的老将军,把鸭子赶向池塘。刚开始,鸭子左逃右闪,并会随时随地拉出肮脏的、臭烘烘的大便,甚是不雅,惹人生气。渐渐地,随着不断的追赶、看护,鸭群们也就上了路。它们才屁颠屁颠地摇着身体,踏着蠢笨的脚步,一步一步向池塘走去。

让父亲生气的是:刚开始,鸭子不敢下水,四下躲避。父亲硬是追赶着鸭子,一只一只用手捉来,放入池塘的水中。最后,天生是游泳能手的鸭群们才煽动着翅膀,鸭蹼在水中划动,成群结队地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弋。它们的泳姿自然,泳技娴熟,在水中随心所欲地游泳,安然地游动,与一汪池水,翠绿的水草,古朴的岸边,构成了一幅悠然的、生机勃勃的画面。

不时地,鸭子游向岸边,用它富有特征的嘴巴在鸭毛里游走,时而拍动翅膀,时而摇摇脖子,时而晃动嘴巴,一幅令人欣赏的场景,一副惹人赏心悦目的样子。有时,鸭子在水中热闹地折腾着,时而仰天大叫,时而潜入水中,时而拍动翅膀,在水上奔走。骆宾王的诗句“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”虽然是描绘鹅的绝唱,在这时用来描述白鸭的写照,却也是一种精彩动人的情境。

相关阅读